当前位置:24k88 > 24k88注册 >

一天赚2亿网红雪梨们的野生时尚王国

作者:24k88--时间:2018-11-25 01:40

  「她们」是粉丝的偶像,网店的模特,买家的客服,善于「借鉴」的服装设计师,全年无休的线上闺密,供应链改造的推动者……这一切,缔造了一个野生的快时尚王国。

  一间30平米的房间里,堆满了衣服,空气中漂浮着细微的粉尘和毛线个多月的雪梨坐在地板上,打开手机。这是雪梨的办公室,确切地说,更像一个临时仓库。36氪记者采访在周日晚上8点多,离双十一还有20天,“钱夫人家 雪梨定制”还有三分之一的新款没有确定。今年,雪梨的销售目标是单日破两亿,比2016年双十一的成绩再翻一倍。

  一手拿着一款流苏毛球的红色围巾,一手拿着手机,雪梨仔细对比另一位网红淘宝店里的商品图片。双面绒、拼色大衣、毛翻领,浴袍款,单价从200到500元不等。雪梨避免和其它网红撞款,这始终是圈里的大忌。在网上,这些女孩已经因为风格各种相似被一再比较,如果别人家发过的同款在自己的店后发,只能说明一件事:对同行的动向实在是太不敏感了。

  “款式太像了,不要。”雪梨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宣布,马上有人将围巾叠好,放到一边。三家供应商在雪梨面前轮番展示衣服,他们都希望自家的款式能入选,这意味着给工厂带来几千乃至上万件订单。

  一位供应商展示了好几件绿色的外套,被雪梨一一否决。不久前,她刚发了一条微博告诉粉丝自己最近很喜欢“原谅绿”的衣服,显然才过几天,她的口味就已经变了。

  选款还在继续,每件衣服雪梨只需要花几秒钟看上一眼,不合眼缘,立刻否决,理由诸多,“看上去太low了”、“太花”、“版型不好看”,更多时候,不需要陈述理由,摇头,即代表pass。

  另一面,雪梨更为知名的身份是王思聪的前女友,这段短暂恋爱留下的后果是,她的照片始终在八卦谈资跟王其它网红女友放在一起,由路人品评。但和国民老公其它女友不同,雪梨创办了宸帆。

  一位和王思聪走得很近的友人告诉36氪,雪梨的确和王思聪的其它女友都不同,“王思聪曾带她见过我们这群朋友,很有礼貌,看得出很有事业心和想法。”在宸帆这间由雪梨自己创立,估值10亿的服装公司里,她是规则的制定者。

  阿里巴巴CEO张勇曾在两年前提出“网红经济”的概念,引发资本和大众对网红的关注:“年轻一代对于偶像,对于同好者,对于明星的追逐,产生了新的经济现象,我想这个是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2017年,伴随着直播的兴起,内容电商的盛行,网红已经不是新鲜词了,人们听过太多一夜成名的神话和网红女孩们积累巨额财富的故事。

  事实上在张勇的演讲前,雪梨、张大奕、ANNA、Lin张林超等网红的淘宝店就已经替代了许多年轻女孩购物清单上的ZARA、H&M。她们能在上新两小时内,把一件款式卖掉上万件。

  真正主流时尚业未必会承认网红的价值。“谁是雪梨?”一位《 VOGUE》 中国的服装编辑问。另一位常年混迹时尚圈的服装造型师告诉36氪,像雪梨这样的网红,对时尚圈根本够不上影响力。“但是呢,时尚圈又比较现实,尤其对于品牌来说,网红能否真正‘带货’ 是他们的一个评断标准。”

  时尚产业究竟如何定义她们?这群女孩其实根本不在乎。在淘宝之上,她们已经共同构筑了一个日进斗金、生机勃勃的野生时尚王国。

  趁着雪梨休息的间隙,两位年轻员工拿着两件大衣小声讨论起来。它们的版型看上去一模一样,只不过其中一件比另一件蓝得更浅一些。绝不能拿错,两天后,雪梨将带着这批新款飞到巴黎拍摄,这关系到拍出来的效果。

  谢天谢地,在雪梨走进来之前,事情终于有了结论。第三位记性好的同事介入,肯定地说雪梨喜欢的是颜色更浅的那件。在许多下属眼里,雪梨要求严格,不算好亲近。宸帆创立于2015年,在办公室里,这位27岁的女生半是认真半是戏谑地被称呼为董事长。前一天董事长还在打电话训斥一位视觉主管,原因是双十一马上就要到了,该准备的图片还没按照她的要求完全准备好。

  9点17分,吃完饭准备进入下一轮选款的雪梨突然举着手机,打开了淘宝直播。不用她吩咐,旁边的工作人员立刻拿来了一个手机支架,调整好角度,帮她把手机架在她面前。面对镜头,董事长雪梨又变成了在微博上亲切地称呼粉丝为“bb”(baby)的网络红人,声音温柔地跟粉丝解释,为什么必须带着口罩——办公室粉尘也太多了,而且她的时差没倒过来,凌晨六点才入睡,脸不免有些浮肿。

  10分钟直播,她换了四件外套,按照弹幕上的要求展示衣服的颜色、拉链、口袋等各处细节。“你们再说贵我真的要生气了,这件打完折才440块。”雪梨套着一件oversize的棉衣,娇小的身子几乎要埋在衣服里。纠结了五分钟衣服到底贵不贵之后,她关掉了直播。

  真正的重头戏在第二天,现在她只是临时起意,想要试试办公室哪个角落的灯光适合直播。

  双十一马上就要到了,往后每一天都是倒计时。这不仅关系阿里巴巴西溪园区那块大显示屏上销售纪录究竟是破1200亿还是1500亿的问题,对雪梨、对所有电商网红们支配运转的小王国、对围绕着它们谋生的各色人等来说,都是一场大考。

  即使在星耀城和嘉润公馆这两个著名网红小区附近埋伏,也很难见到大批网红。他们昼伏夜出,不是在镜头前直播,就是到摄影棚里拍照。

  有位网红在拿到平台分成之后,直接买了辆车,虽然她很少有时间开。“我太忙了,根本不知道买什么好。”买车这种大笔消费能够让她感觉自己的工作有价值,毕竟她每天要花8个小时以上直播,几乎没有节假日。

  像王欧这样的淘宝主播每天要花三四个小时研究商品搭配,再直播四五个小时。他在朋友圈里抱怨劳累和辛苦,“过完双十一,第一件事,先去医院一趟,内分泌严重紊乱。”

  “要知道一个陌生人对你信任,然后根据你的推荐买了你的商品,这次本来是相对来说很难的一部分,这一步一旦达成了以后,他拿到这个商品,认为满足甚至超出他的期望,他就会认为你是一个靠谱的主播。”淘宝直播负责人古默告诉36氪,“不管是我们的达人主播还是网红主播,如果到达一定的粉丝量,即使推一个零信用的或者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一个商品,都会爆表。”

  这是一次交换,用金钱交换信任,再用对得起信任的品质交换下一次金钱。想在这行做得长久的网红都将品控做得很严——虽然他们口中的“精品”只是相较于那个销售价位而言,并不绝对。

  无数王欧在星耀城和嘉润公馆里忙碌,通过直播和各种手段推高电商销量。如果做得好,就能上升到自己开店,从源头控制质量。越来越多的秀场主播试图向电商红人转型,随着直播退潮,秀场正失去诱惑力。

  但是,雪梨、张大奕、ANNA们只是冰山一角,海平面下,还有许多网红在迷茫挣扎。

  2011年,30万微博粉丝被雪梨的搭档钱昱帆认定是网红经济的天花板,那时,雪梨只有十几万粉丝。但现在,哪怕有30万粉丝,网红孵化器都要考虑一下,再决定是否签约。

  邱惠国,杭州天之女时装公司的总经理,曾经在服装批发市场拥有好几个档口,还给阿玛尼做过代工,在全国也有六七家长期合作的工厂。2015年,他以成本价给如涵供了几个月的货,条件是要看到如涵旗下网红淘宝店那段时间的后台数据。

  “太复杂了,有多少人是通过网红的微博点进来的,又有多少是通过淘宝直通车进来的,什么款式受欢迎,预售怎么操作,怎么管理评论……”邱惠国的公司位于杭州郊区,占据了一整栋楼,巨大的空间里摆放着来自北欧的家具,装修得颇有品味。因为妻子是国内知名设计师,他们并不缺订单,但他依旧得为未来考虑,试图摸清网红电商的运营门道。

  短短几个月的合作只是让他对网红电商有个粗浅了解。邱惠国手头有欧洲设计师协会的资源,他想培养网红,因此最近在与合作伙伴一起做一档淘宝直播综艺,以选秀的方式,培养网红做设计。在他看来,当下网红店的设计感实在有待提高。

  王欧的每次直播,大概都有上万人观看。他向36氪展示了他8月份在淘宝的抽成收入——6000多块,大概还比不上他做助理编辑时的工资。这有它的特殊性,他是淘宝少有的男主播,以卖男装为主,收入不如卖女装高。但他自认为已经是淘宝男主播里的一线了。他常常抱怨平台对有时尚品味,有带货能力的主播扶持力度不够,替商家卖货的抽成不稳定,他必须往更头部走。

  就连雪梨和张大奕自己也很难再复制出一个跟自己同量级的头部网红。近两年大幅签约红人,扩张品类的如涵在2017年上半年净亏损1531万。如果不是张大奕带来的营收,将亏得更多。

  “2015年的时候大家觉得网红经济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东西,突然间它就爆发了。”钱昱帆并不觉得是因为网红经济,雪梨和宸帆才找到市场价值,虽然“它(指网红经济)有它自己的价值,比如高黏性,非常强大的内容能力跟吸引眼球的能力”,但头部网红的诞生有非常复杂的过程和时代的机遇。

  对外,雪梨在努力淡化自己的董事长身份。即便有三十多个大小网红签约在自己旗下,但她绝口不提。面对粉丝,她必须亲切可人,是个独立的人格体,可以像闺密好友那样相处。

  对内,她在转型。因为客群相似,网红的选款品味经常惊人的相似。双面绒大衣几乎在今年双十一每个网红新款都可以看到。为了避免与其它网红店雷同,宸帆正在扩大自主设计比例。目前服装设计主要来自三部分:公司自有的设计师团队,共80人分成不同的小组为不同的红人服务,另外还有工厂供款,以及外部设计工作室供款。此外,雪梨还推出了家居产品线和美妆产品线,卸妆膏、香薰蜡烛…… 还运作着一个母婴电商平台。

  雪梨期待的是像奢侈品时尚业那样,即使创始人退居二线,光凭留下的名字也能让品牌延续。

  上一篇:TrustX数字广告联盟生意翻番,传统媒体的联合反击能成功吗? ...

  8问“网红”盒马鲜生:餐饮做得好好的,为何要卖女性丝袜? ... ...

上一篇:山东樱桃变身美国车厘子价格翻数倍 “洋”水果 下一篇:泡面吃多了会有什么后果 怎么吃能减少对身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