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4k88 > 24k88娱乐 >

海棠文心《红楼梦》与《资本论》:文学奇葩与

作者:24k88--时间:2018-10-25 05:04

  一个是文学奇葩,一个是经济宝典。若说没联系,的确如此;若说有类似,如何不听小子一番闲聊。一个是中华文明坐标,一个是里程碑。想起其中的乐趣,还须听小子慢慢联系。

  伟大的人物必然要经历万方的苦难,在艰难的岁月里实现不平凡的业绩。曹雪芹与马克思根本不会扯到一块,但我却发现他们撰写各自的经典时,所生存的环境与创作的心境是多么的相似。

  从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已有“十年辛苦不寻常”和“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可以看出,曹雪芹开始创作《红楼梦》大概不会晚于一七四四年。在第一回,作者自言:“蓬牖茅橼,绳床瓦社,未足妨我襟怀;况对着晨风夕月,阶柳庭花,更觉润人笔墨。”曹雪芹正是怀着无限的人生感慨,凭借着对真善美的热切向往怀念和对假恶丑的深恶痛绝,以极其顽强的毅力进行着创作。“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正是他创作甘苦的高度概括和渴求理解的自然流露。

  而我们这位“世界公民”马克思同志,再次面临“财政危机”。他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说到:“我一直徘徊在坟墓的边缘。因此,我必须把我能够工作的每一分钟用来完成我为之牺牲了健康、人生幸福和家庭的著作。”更严重的在于妻子分娩时,他变卖家具,全家来到伦敦。身无分文的他领到伦敦博物馆阅读证时欣喜万分。为了工人们争取每日八小时工作制,他不得不面临着工作16个小时的压力。他广泛收集和阅读相关文献、资料,仅在伦敦大英博物馆深入研读的各种著作就有1500余种,所做的摘录和笔记达100余本。然而,他对恩格斯说:“没有你,我永远不能完成这部著作,坦白地向你说,我的良心经常像被梦魇压着一样感到沉重,因为你的卓越才能主要是为了我才浪费在经商上面,才让它荒废,而且还要分担我的一切琐碎的忧虑。”

  可惜的是,长期困苦的生活和艰苦的创作早已损害了曹雪芹的身体,再加上妻子和唯一的爱子早夭,致使这位伟大的天才作家未能完稿,就因“伤感成疾”而“病无医”,竟在壬午(癸未)年除夕夜“泪尽而逝”。多亏了有脂砚斋一批人,他们不忍心让曹雪芹心爱的《石头记》毁弃埋没,脂砚斋身心交瘁,为之抄写、整理、编校。然而,曹雪芹心血凝聚的《石头记》只留下了前八十回,八十回以后文稿只是一片残稿,不幸被“借阅者迷失”。最后,脂胭无奈的批道“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出一曹一脂,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

  相比之下,马克思的《资本论》著作更为艰辛,一写就是四十年。饿了就啃一个干面包,渴了就喝一口白开水。日复一日的艰辛,就连博物馆中他经常坐的座位下边的地板上,至今仍有他思考时用脚踏出的凹印。至到1867年第一巻正式出版。然而,出版后他健康状况依旧没有改善。生活也依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好像无法摆脱的梦魇一般。不过,他还跟恩格斯说:“没有你为我做的牺牲,这样三大巻的大部著作,是我不能完成的。我拥抱你,感激之至!”在反动政府的迫害之下,严重摧残着他的身心,1883年3月4日,我们这位伟大的战士离开了我们。恩格斯整理出版了马克思的遗稿,他说:“不管怎样,我要把整理卡尔的书的工作坚持下去。这部书将成为的纪念碑,这是他自己树立起来的,比别人能为他树立起来的任何纪念碑都更加宏伟。”

  文学作品与理论著作一样,都源于作家的思想感悟,学术研究与现实社会相互撞击爆发出的文艺。

  曹雪芹所生活的时代,从表面上看是一个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的“康乾盛世”,其实在这样的“盛世”下,文人却是另一番滋味。所谓“盛世”大兴“文字狱”。例如:发生在康熙五十年(1711年)的戴明山《南山集》案,康熙大怒,刑部以“大逆”定罪,此案牵连人数以达三、四百人。而到乾隆时期,杀人焚书早已是司空见惯了。这对于曹雪芹写的《红楼梦》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毕竟,从专制走向民主已是历史的必然趋势。

  曹雪芹与马克思正是在他们那个所处的时代下积极的探索,才创作出了旷世奇书。《红楼梦》是一部内涵丰富的古典小说,展示了一个多重层次、又相互交融的悲剧世界里。全书以贾宝玉为人物轴心,以他的视角来感悟人生,“悲凉之雾,便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又以“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大观园为舞台,描写了一个“女儿国”。宝玉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得浊臭逼人。”曹雪芹将这些置放在这个诗意的又真实的梦幻世界、来展示她们的青春生命和美的被毁灭的悲剧。然而,这一切悲剧的根源皆来自于封建大家族的没落大悲剧。冷子兴说:“贾府一代不如一代”。在政治上后继后人;在经济上腐化拮捂危机;在家族内部矛盾重重;主子在外为非作歹,仆人狗仗人势;卷入上层通知者的权力斗争等。

  相比之下《资本论》显得枯涩难懂。《资本论》是一部博大精深的科学巨著,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百科全书,更是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形态的巅峰之作。马克思以数学般的准确性证明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以然灭土,从而导致的确定。“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论》总共分为四卷,以“剩余价值”为中心系统的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内在矛盾。第一卷从简单的商品入手,研究资本的生产过程,揭示了作为阶级关系的资本的本质,重点阐述了剩余价值理论。第二卷共分为三篇,研究资本的流通过程和总过程的各种形式,进一步揭示资本的本质及其内在的深刻矛盾。第三卷主要研究资本主义总生产过程中,各生产形式(商业、生息、资本)与剩余价值形成(利息、地租、利润)、分配三者统一关系。前三卷是理论部分,而第四卷主要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说,分析剩余价值学说史。可以说:四卷《资本论》合为“一个艺术的完整。”

  马克思愤怒的在序言中说:“现代的历史遗留下来的灾难压迫着我们,这些灾难的产生,是由于古老而陈旧的产生方式,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使我们我受苦的,不仅有活人,还有死人。死人控制了活人。”他认为“社会发展应当像自然科学一样的发展。”“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把人们心中那些最激烈、最卑鄙、最恶劣的感情全暴露出来,并让代表死人利益的复仇女神来反对自由的科学研究。”

  无论谁也很难相信:《红楼梦》与《资本论》不但遭遇相似,而且同样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人类向往千年的大同社会。

  在《红楼梦》中作为美的世界里,大观园是自然美与人文美高度融合的结晶,也是平等融洽人际关系的样板。在曹雪芹笔下,这里“天上人间诸景备”。不愧“大观”之名:怡红院、潇湘馆、蘅芜院、秋爽斋、稻香村... 层峦叠翠、曲径通幽、桥横曲水,树掩重楼、处处画意、在在诗情。

  同样,马克思科学的论证“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这个一定的历史形式达到一定的成熟阶段就会被抛弃,并让位给较高级的形式。”正如《宣言》中所言:社会是“以各个自由发展为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的联合体。”在《资本论》第三卷,马克思明确指出,人类能力的发展,即真正的自由王国,就是目的本身。

  曹雪芹与马克思,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创造着各自的旷世奇书。极其贫困的生活,艰辛的创作环境严重性损害着他们的健康。

  有幸的是马克思在他生前已出版了《资本论》的第一卷。他的好友恩格斯与女儿爱琳娜花了10年时间整理出版了第二卷与第三卷,至到1954年考茨基等人整理出版了第四卷。从第一卷至第四卷整整花了100年。有幸的是从第一卷到第四卷,逻辑清晰呈递进关系。

  曹雪芹的《红楼梦》却悲惨多了,一度以手抄本流行于上层贵族。1771年,高鹗续写《红楼梦》,简直就是“狗尾续貂”。比如第一百一十九回“中乡魁宝玉却尘缘,沐皇恩贾家延世泽”原本恨死官迷的宝玉,在高鹗的笔下却变成了热衷于八股。难怪有人批评道:“细审后四十回,断非与前一色笔墨者著无疑,苟且敷衍,若草草看去,颇似一包笔墨,细考其用意不佳,多杀风景处,故知雪琴齐万不出此下下笔。”

  早在乾隆五十九年(1794),海宁人周春就写出了我国第一部红学专著《阅红楼梦随笔》。乾嘉年间,《红楼梦》不仅被誉为“小说中无上上品”甚至出现了“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一时之间,读红、品红、蜂拥而起。据《慈竹居零星》记载一个有趣的故事:华亭朱子美先生昌鼎,喜读小说。自言生平所见说部有八百余种,而尤以《红楼梦》最为等嗜。精理名言,所谈极有心得,时风尚好讲经学,为欺饰世俗。或间:“先生现治何经?”先生曰:“吾之经学,系三曲者。”或不解所谓 。先生曰:“无他。吾所专攻者,盖“红学”也。而“红学”的称呼冲破“士大夫”的小圈子,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因而,研究《红楼梦》的人被称为“红学家”

  《资本论》揭示了以资本为主体,以雇佣劳动伟基础,以商品贸易为载体,以市场运行为机制的资本主义经济形态的优点与不足。其影响正如恩格斯所言:“任何一个熟悉工人运动的人都不否认。本书所作的结论日益成为伟大的工人阶级运动的基本原则,不仅在德国和瑞士是这样,而且在法国,在荷兰和比利时,在美国,甚至在意大利和西班牙也是这样,各地的工人阶级都越来越把这些结论看成是对自己状况和自己的期望所作的最真切的表述。”

  然而,千禧年来临之际。西方媒体评选“千年第一思想家”马克思居第一。马克思的《资本论》被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因而被视为哲学社会科学的百科全书。自它出版以来,无论马克思主义还是非马克思主义者,无论东方经济学家还是西方经济学家,无论研究经济学的专家还是研究其他社会科学的人,都要研究它。

  相比,《红楼梦》自三百多年前的横空出世到当代,逐渐成为“显学”。似乎《红楼梦》早已成为中国乃至海外一种精神情结。由学术界到政坛;从索隐到考证;梦里梦外各种说法,彼此呼应波澜壮阔,我们更愿意相信《红楼梦》是一个迷。“红学”研究二百年历经评品、考证、解梦。1980年在美国,召开的“首届国际红楼梦研讨会”并成立“中国红楼梦学会”。

  曹雪芹原本写《红楼梦》“只愿他们当那醉淫饱卧之时,或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谁知“把玩”的结果,竟冒出多少个“红学”来。

  马克思重返欧洲日益被大众所接受。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全球贫富差距日益加剧。比如:联合国最新统计,全球2﹪的富人拥有全球50﹪的财富,而全球50﹪的穷人仅拥有1﹪的财富,《资本论》在第三卷中说:“当一方面分配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的一定历史形成,和另一方面生产力,生产能力及其要素的发展,这二者之间的矛盾和对立和加深时,就表明这样的危机时刻已经到了。”可见《资本论》的重要性,预见性,和伟大性在21世纪多次金融危机后才能充分显示。

  人们重新认识马克思。他是一个富有创造力和博学的思想家,一个注重实证研究,对资本利弊了如指掌的经济学家,一个充满人道情怀但不太看得起工人鲁莽行动和不动脑子的革命军,一个在生活、工作和情感上充满诗意的文学家。

  不过,还是让我们时时记住马克思的自白:“我所知道的一切,就是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张思哲,本名张小军。西安市阎良区作家协会会员,第五届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会员,中国淘漉诗社签约诗人,90后文学网驻站作家。著有传记文学《鲁迅传:一个80后的心路历程》。

  【天大海棠书院】其使命在培养具有家国情怀及求是精神的社会精英。人文与家国情怀、文明与全球视野、科学与创新精神、应变与实践能力。

上一篇:春林凝香——文学艺术家走进2018北京永乐海棠文 下一篇:讲济南故事 电影文化城“量身订制”专属济南的